歡樂的聚會(57屆校友畢業55周年紀念活動)

歡樂的聚會(57屆校友畢業55周年紀念活動)
廣州黃森昌
一九五七年梅州中學高三有六個班,共約260人畢業,文革前梅州中學是廣東省五個重點學校之一,可于廣州廣雅中學、汕頭金山中學齊名比美,高考升學率都在百分之八十以上,許多同學都能考上全國重點大學,如江歡成考上(清華大學)、鄧榮祥(北大)、陳觀友、李巧英(北京政法大學)、黃安吉、張淑芬(北京綱鐵學院)、謝雪云(天津大學)、李浩光(大連工學院)、黃立偉(四川電子工程學院)、黃森昌(廈門大學)、周紹華、楊科庭、黃翠華、賴運清、潘尹秀等(華工)、夏增權(北京農業大學)、黃錫創(北師大)李果釗、丘進福、林松祥、林斯祥等(北京地質學院)、潘麗珍、曾南珍、肖誥延、朱德群、王織芬、楊紹練、潘江慶等(中山大學)、李國輝、熊敏、鄒隆新、鄭潛麟、溫春光、李啟才等(中山醫學院)、梁禮忠(浙江大學)、還有許多同學都能受到良好的高等教育。
在廣州佛山地區工作生活的57屆校友就有六十多人。同學對母校特別有感情,同學之間往來也特別密切,一年有幾次聚會談心,共同舉杯互祝健康長壽、家庭幸福。
由于文革對教育的摧殘,省教育廳的錯誤決定把省立的梅州砍掉,硬要樹立另一間省重點中學,把梅州壓到區教育局管轄,好教師調走了、優秀的學生也不能首先挑選報考梅州中學,因此母校教育質量受到很大影響,升學率下降,考上全國重點大學的學生很少,許多名教授都認為這是梅縣教育業的極大損失。但是十多年來,在梅江區教育部門的努力下,在老師的辛勤努力下,在同學的勤奮讀書,很快改變了母校的落后面貌,早被評為省一級示范中學,祝愿母校再創輝煌立新功!
今年十月二十日廣州的初冬,依舊是風和日麗秋高氣爽,氣溫宜人。梅州中學初中54屆高中57屆校友從佛山、順德、廣州黃埔區、花都區坐地鐵,轉公交,步行到市中心區莊東苑酒家福壽廳聚會,紀念畢業55周年活動。2012年11月1日在梅縣57屆同窗也舉行聚會,廣州、梅縣二次聚會互相輝映、共同傳遞學子對母校的感恩情懷,共同享受同窗友誼萬吉常青。
在理事長彭漢興學友的策劃下,聚會開得非常友好,他指出這次活動增強了同學的友誼,加強了聯系,讓我們晚年生活過得更健康、更豐富多彩。
接著學長陳念思介紹了他的養生之道,一是要心情舒暢,遇事不急、不生氣、漫漫解決問題,凡事想得開,“健康最重要,其它無所謂,不要嫌錢少,就怕走得早,只要有口氣,就有人民幣,有錢花得好,保你活到九十九”。二是要堅持適當鍛煉身體,他每天上白云山步行來回二個多小時的室外活動,以前他膝蓋有點痛,鍛煉后,現在不痛了。他的介紹得到在場的學友好評,表示要向他學習保健知識。
李果釗學友在校時是文體活動積極分子,舞跳得很好,體操也是出名的“王子”。這次會議他主動充當了文藝活動的主持人。首先,他要原高三己班的黃森昌同學指揮與曾經獲得全縣優秀獎的大合唱“全世界人民團結緊”,在二重唱的歌聲中“咳啦啦啦!咳啦啦啦,天空出彩霞呀,地上開紅花,中朝人民力量大,打跨美國兵??!全世界人民拍手笑,帝國主義害了怕呀,咳啦啦啦!咳啦啦啦!全世界人民團結聚,把反動勢力連根拔!連根拔!”嘹亮的歌聲響徹云天,我們又回到讀初中時踴躍報名參軍去抗美援朝那個激情燃燒的歲月。當前日美勾結侵略中華賊心不死,我們更要團結聚,把自己的事情做好,空談忘國,實干興邦,人民的富裕、祖國的強大,任何敵人也不可怕,一定可以打敗美日非的野心狼。
大合唱后,熊念哲上臺高歌一曲,美麗動人的歌聲引來了賴運清、周紹華翩翩起舞,李果釗也主動邀請中學時的舞伴潘麗珍一起跳起來。場面非??鞓?,熱鬧。接著賴運清也唱一首歌,受到熱烈的掌聲。接著收音機又播放了一曲好歌,潘麗珍像當年在梅州一樣獨舞起來,一分鐘后黃森昌也按耐不住了,跟著潘麗珍漫漫起舞,有的動作像友誼的旋轉舞,有的像孔雀開屏,有的像蜻蜓點水,雙雙對對舞了三四分鐘得到熱烈的鼓掌,紛紛稱贊配合得非常密契。
最后黃森昌發言,他念了一個年齡段不同的順口溜?!笆呤伺铑^散發、二十七八意氣散發,三十七八拼命搏殺,四十七八財源滾滾,五十七八早想退休。六十七八金卡亂刷,七十七八有點邋遢, 八十七八還想十八。九十七八爭取一百”。他祝福同學們爭取當百歲老人,逗得大家哈哈大笑。談心結束時還唱了一首客家山歌:“山歌一唱喜洋洋,梅州同學聚一堂,恭祝大家身體好,全家健康福滿門。梅州中學美名揚,同窗學友聚羊城,校友情誼長流水,經常聚會保健康。生在梅江賞梅花,住在珠江看木棉。梅江珠江親兄弟,廣州扶貧到梅州。人生七十古來稀,還想十八不稀奇,青春煥發今時日,再回梅州讀高中”。他唱出了同窗情誼,唱出了對母校深厚的情懷。在一片熱烈的掌聲中,四十多位同學及其家屬瀕瀕舉杯,互相祝福身體健康,家庭幸福,祝愿母校越辦越好,讓梅花更加飄香更加燦麗。聚會錄制了光盤寄回母校留念,共享快樂的時光。


欧美亚洲日韩国产超碰_中文字幕乱码2_男人的天堂在线视频!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